真寻

诉说古帝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


一个古老的国家,一条奔涌的河流,流尽五千年的历史。然而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分分合合,合合分分,这一切于人间叫做历史。但是对于在三十三重天俯瞰世间万物的天帝来说,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沙盘上的“游戏”而已。


今天,除了天帝和神仙们之外,还有几道魂魄出现在了凌霄宝殿之上。在他们六位旁边,有一位婆娑老者手中端着一个盘子,盘子上又放着五个碗,碗里面都乘着澄清的冷汤。虽然汤是凉的,却散发着一种奇异的香味,让人很想喝下去。而这老人却只是站在那里,端着盘子,无神而又慈祥的双眼望着那六道魂魄。那五道魂魄依旧一言不发的望着人间许久。不知多久,天帝打破了这丝宁静。


“几位,你们继而来之,在这天庭已经有些时日,也在这宝殿看了人间许久,想必心愿已了,不知如今,愿不愿饮下那孟婆汤了?”


话音一撂,六道魂魄也都慢慢转向天帝。这下,四男一女六道魂魄才回站到了原处。这五个人每一位看起来都还只是而立之年,却都生的一副雍容的面庞。如果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那么他们每一位都散发着一种无尚尊贵的气质,就算天帝在上,也丝毫不能掩盖住他们六位的光辉。这是其中一位率先答道:


“罢了罢了,看了许久,朕也有些累了,再看下去也无趣。朕这汤还望与诸君共饮。”


“不想,朕还能与始皇帝共饮,实属三生有幸。”一位相貌堂堂却又带着几分痞气的中年人弯腰答道。


“汉高祖不必客气,朕打下的天下,终还是与尔攻下,怪也怪朕的子侄无能。”


“始皇帝不必自责,吾所做之事也只是百姓所想而已。”


“哼!百姓所想!对,朕是逆了民心,修长城,造灵渠。劳民伤财。天下之人都认为朕,是个暴君。朕的大秦!天亡吾也!哈哈哈哈...”嬴政帝一掸袍袖,笑声响彻凌霄宝殿。


天帝也没有打搅他们的谈话,同为皇帝当然知道坐在宝座上的苦。任由他们谈下去。


“始皇帝此言差矣,天下谁不知陛下行万事之大统,一统七国之文字、度、量、衡,北筑长城不恐匈奴来犯,南造灵渠不惧百越来扰。吾一介布衣方知陛下之大一统之意,后世怎会不知?倒是吾,文不能安邦,武不能服众,一阶草莽村夫。若不是西楚霸王念在往日情义。恐吾早就成了项庄剑下亡魂了。吾于世人,只不过宵小之悲罢了。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啊!”听得刘邦一席话,平时阴冷面容的嬴政也沉默了,留下的只是刘邦的叹气声。


旁边一位长须大汉走了几步,他的长相看上去实在是说不上好看,但是走路生风带着帝王之气呵呵笑道:“汉高祖还知孤之作,在下荣幸之至。高祖惟贤惟德确是刘家之贤祖啊,休养生息,不思荣华富贵,实乃一代明君,如不是贤德通天怎能有武帝这样出色的子侄后辈?”


“魏武帝抬爱,吾之后辈终没能兴复汉室。败在了尔之后辈。”


“高祖说笑,孤与玄德煮酒论英雄,实是肺腑之言。孤戎马一生,未曾佩服几人,尽管是那手握万军的袁绍,有万夫不当之勇的吕布,孤又何曾放在眼里。唯有玄德之贤德不禁令孤汗颜啊。我曹操戎马一生,终却落了个乱世之奸雄。宁我负人,休人负我,孤真的错了吗。我杀那吕伯奢一家确是孤之大错,可孤一阶男儿生于乱世!孤又有何选择?乱世之奸雄...乱世之...奸雄啊!”


“哟!原来诸君和朕乃同道之人啊,朕走上奈何桥,是愈加有力,过了桥看到忘川河的倒影,朕确是年轻了几分。”


嬴政开口附和:“媚娘实属绝代天骄,不仅有盛世美颜,这无尚的智谋,怕是更胜男儿啊。”“始皇帝抬爱,媚娘嫁的是李家人,杀的是李家人,生的还是李家人。媚娘这一生欠李家的,夺了李家的天下,纵有狄仁杰这等贤臣辅佐。可媚娘还是一阶女子。杀了自己刚出生的女儿,媚娘这一生真是应了那句最毒不过妇人心呐。”


“所以,则天大圣皇帝,您留下无名墓碑,一代天骄,千古第一女帝王,甘愿如此?”


“乾隆帝说笑了,媚娘这一生不敢说是个贤主,百姓们抬爱说是二圣临朝。但也有人认为媚娘野心太大,这不就有神龙政变了吗?至于媚娘这一生还是让后人来评判吧。哪有像乾隆帝一样,万世明君,康乾盛世。”


“康乾盛世,康乾盛世,好一个康乾盛世啊!可朕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乾隆过后就没有盛世了吗?是子侄无能。还是朕把江山坐垮了?从世祖章皇帝入关以来,朕的祖父康熙帝扳倒鳌拜,平三藩,三征葛尔单打下了康熙盛世。皇阿玛又是一代贤君治国安邦,唯独到了朕,天下人就众说纷纭了。朕的诗篇过万却不敌魏武帝的一句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都说康熙帝打天下,雍正帝治天下,可就怎么到了朕,变成了乾隆玩天下了呢?朕到底还算不算明君呐。圣祖身旁纵使有明珠索额图这样的贪官,却还能依旧贤德。可是朕的身旁只有一和珅,就大兴文字狱,到了古稀之年国库仅剩两万两白银。弘历啊弘历,尔还胆敢称一代明君?”


五位皇帝众说纷纭,一阵强光光从南天门设了进来。一个缥缈的声音在凌霄宝殿回荡:


“世间万物,果果因因,因因果果。一切诸果,皆从因起,一切诸报,皆从业起。欲知前世因,则今生所受者是,欲知后世果,则今生所为者是。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阿弥陀佛”


声音落下,金光消失。五帝相视一笑,拿起孟婆盘中的碗。相继举起,一饮而尽。然后就化作一缕青烟落入凡间。争议之声从未停止,是非功过都由后人评判。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今日奇葩说观后感……重点不是奇葩说🙃

缅怀金庸先生

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春波碧草,小寒深处,相对浴红衣。论江湖,慧极必伤,情深不寿,强极则辱,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与其天涯思君,恋恋不舍,莫相忘于此。说豪情,仗剑策马,豪饮论足。少林罗汉,金刚不破。太极八卦,阴阳轮回。日月神教,挥掌乾坤挪移;星宿逍遥,激起北冥凌波。纵有独孤九剑掀起惊天巨浪;不如六脉神剑换得语嫣一笑。一把长弓,射下落樱缈缈,珠联璧合,齐晟倚天屠龙。天罡北斗,星河春秋。东邪西毒,岂惧亢龙有悔。南帝北丐,怎怕消魂黯然。巍巍山岳,卓尔不群。大盈若冲,其用不穷。儿女情常,牵肠挂肚。萍水之交,不知再会何时。一座山,不隔两两相思。一天涯,不断两两无言。且听风吟,吟不完一生思念。那些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浮世万千,来来往往。人生在世,去若朝露。魂来归兮,哀我何悲。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很不知所终,一笑而泯。都说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恩怨,有恩怨就会有江湖,人就是江湖。

















国庆献礼

一夜醉梦追宵久

半盏凉茶溯年轮

填海射日尝百草

天干地支八卦存

上下五千源不断

此生无悔中华人

你若问我来世愿

定是还宿华夏魂



祝伟大祖国69岁生日快乐

简单快乐的日子 无法倒带

       想想小时候的我们,没有智能手机玩游戏,电脑也只可以玩一些4399小游戏,就连看电视也是限制时间的。一到放学,我们赶紧写完作业,然后跑到楼下,和一个小区的小伙伴玩起来。就算是第一个下楼的孩子也不会等太久,在小伙伴的楼下喊几次ta们的名字,一会儿就都聚在一块了。那时候的游戏也很简单:砸卡,砍包。要是什么都没有...我们就玩逮人,取电报或者...鸭子过河。哦,对了,临下楼之前还可以找爷爷奶奶要上一块钱,拿着自己新买的悠悠球。等到玩累了,回去小卖部买一瓶五毛钱的汽水,五毛钱的麦乐鸡块或者牛羊配。三五成群吃着,喝着,聊着。等看见自己的爸妈回来了,再和爸爸妈妈一起回家。回到家赶紧吃饭,吃完了又跑出来了。等到玩累了或者家长来叫,这才乖乖的回家。        一切就是这么简单,但是感觉确实无比的快乐,也是现在找不回来的快乐。那时候的花样就这么多,可是我们长大了,时代也长大了,现在我们天天手机不离手,甚至离开它你就感觉浑身不自在。有了手机我们可以和相隔千里的朋友聊天,打王者。电视电影更是想看就看,可是总会有那么一些时间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快乐,或者...很孤独。宁可对着手机屏幕发呆,你明知道无事可做却就是一直盯着手机屏幕划来划去。可能也只有和久别的朋友围坐一起的时候才会感到些许快乐。希望时间可以过得慢一些,希望大家可以在一起的时间多一些。       在谈论到儿时、小学、中学的时光,谈论到小学过年往井盖里扔鞭炮,谈论到中学下课去打球,中午抢着吃同学的零食,或者是在早自习补觉,补作业。想起这些场景大家依旧笑得很开心,可是那段简单快乐的日子却只能停留在记忆里了。没错,时代进步了。我们,长大了。

秋中夜

清风薄暮灯下稠,月下洞庭画中流。

叶离枝树纷纷落,花少颜鲜凋谢愁。

银汉泪,几时休,鹊桥仙会亘古留。

凡间唯盼长空月,目恋瑶池殿宇求。

那一晚


那一晚,我开始夜不能寐
在孤独的夜空下
躺着孤单的我
闭上双眼
努力寻回有你的梦魇

那一晚,我习惯了回忆
曾经走过的街道
曾经到过的地方
过了很久
这些依旧是我梦中的模样

那一晚,我听懂了所有的情歌
看着歌词
听着蝉叫
感谢是你
能让我手中的笔
写出如此的风景

那一晚,夜未央
和你的故事已经结束
我的故事却才刚刚开始
蝴蝶扇动着翅膀
掀起心中银色的风暴

盛夏的夜


这个夜
许久不能入睡
静卧窗前
听着蝉鸣
世界仿佛静止
徐徐微风
拂面觉爽
天空好像也是那么安静
黑色的背景下
泛着斑驳微光
这时,宁下心来
可以嗅到夏的气息
闭上双眼
能感受到梦的世界

宫崎骏的漫画描绘着最纯洁的世界,勇敢的千寻、正义的帕克、聪明的二郎,还有那只可爱的龙猫,都是我们而是乃至现在最美好,最纯洁的回忆。尽管里面有着黑暗与邪恶,但是最终留在我们记忆中的都是那些美好的片段....

一支画笔
勾勒出无尽的童年
一首歌曲
演唱出梦中的故事
天空中的城堡
撒落下生命的种子
在另一个世界
传来河神的呼唤
一卷凉席、一个风扇
树荫下的木椅
放着一本半旧的书籍
精灵们在不远处耳语
靠近,靠近
一个硕大的身躯慢慢接近
递给我们一株金黄的玉米
我们靠着它,握着玉米
渐渐闭上眼睛
阳光透过树荫洒在脸上
而我们已经开始
在梦中追寻白龙的踪迹
而这一切
都是一个老人的梦境

如梦令

帘外雀歌燕语
晨露佳人相伴
寥静后无声
回首测语低眸
勿扰,勿扰
淡观朝夕余后